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发展 > 行业动态

复盘2021(三):零售圈十大撤场案

来源:零售圈          发布日期:2022-01-07 09:13:17
打印 分享到:

  复盘2021(三):零售圈十大撤场案

  原创 卓文君 零售圈 2021-12-23 11:45收录于话题

  #零售业17个#零售圈58个#复盘20219个#零售业复盘8个#零售圈十大撤场事件1个

  零售企业撤场或者说市场退出是行业的常见现象,本质上是市场竞争的基本规律,一般由自身经营状况不佳或者战略重心转移至别的市场引起。

  纵观2021年,整个零售业的撤场案主要集中在传统商超、社区团购和餐饮三个细分行业领域。不同细分行业在一定程度上都受到了疫情影响,直接导致部分低效的零售门店关停。但考虑到不同撤场原因背后的不同零售企业的差异性市场策略,《零售圈》选取了2021年中最具记忆点和讨论度的十大撤场案进行盘点和二次解读,以期通过分析个别零售企业经营得失为零售从业者提供一些经营风险规避思路。

  2021年十大撤场案

  序号事件时间

  1沃尔玛中国内地首店关闭12/06

  2家乐福退出多地市场/

  3食材供应B2B平台有菜关停5/10

  4大商正式退出郑州市场7/29

  5欧尚彻底退出中国市场4/08

  6同程生活破产倒闭7/08

  7呆萝卜彻底关停10/20

  8云南喜玛特超市宣布停止运营8/23

  9海底捞宣布关停300家门店11/05

  10狗不理包子退出北京市场3/29

  制表| 零售圈 来源| 公开数据

  1

  沃尔玛中国内地首店关闭

  12月6日,沃尔玛中国官宣,内地第一家门店深圳洪湖沃尔玛店自7日起停止营业,同时无锡太湖店、重庆北城天街店、太原三墙路分店也于同日关闭。

  最近几年,沃尔玛中国大卖场业务一直处于战略收缩状态。直到国内首店的关闭消息传出,某种意义上印证和标志着沃尔玛在中国25年的市场策略从大卖场到仓储会员店的进一步转变。

  2021年以来,福建、陕西、河北等地有多家沃尔玛分公司相继注销或或门店关停。沃尔玛传统大卖场的日薄西山不能简单归结成为外资商超本土化经营不善而导致的集体溃败,而是整个零售商超行业面临结构性调整下的必然结果。风光二十余年的大卖场在租金、人力成本持续上涨以及电商、社区团购等线上零售的市场挤压下其实早已经失去市场优势。随着消费升级加快,零售业态之间的竞争和优胜劣汰变得愈发激烈,这也是近年来传统零售商超在业绩承压之下仍积极尝试新业态的诱因。

  沃尔玛对传统大卖场实行战略收缩的同时,旗下的山姆会员店的布局则在有计划地持续推进。从Costco入华引领国内零售业态中仓储会员店风口悄然而至,到新CEO朱晓静的走马上任,其实都是沃尔玛加速业态转型的重要影响因素。

  2

  家乐福退出多地市场

  3月31日,家乐福在珠海的最后一家门店——吉大国贸店正式闭店。8月5日,家乐福于济南的最后一家门店——魏家庄店亦宣布停业。11月16日,家乐福于杭州的最后一家门店——涌金广场店于16日结束营业。至此,家乐福2021年彻底退出珠海、济南、杭州市场。

  在被苏宁收购的两年里,从2020年的精选店到社区生鲜店“easy家乐福”再到2021年的仓储会员店“家乐福club”,家乐福一直在进行门店调整和转型以及新业态尝试。但由于铺场布局动作较慢,家乐福的业态试水始终未受到太多的市场关注。

  和沃尔玛在多地关门闭店一样,家乐福在珠海、济南、杭州市场的败退是大卖场业态必须要面对的结构性调整共性问题。大卖场整体颓势下,关店止损成为近年来零售商超们最为司空见惯的一种手段。

  值得深思的是,相较于沃尔玛寄希望山姆会员店扛起未来大旗和完成大卖场自我改造和重构,同样入华20多年的家乐福却一直没有找到第二条增长曲线。“老化”的家乐福未来何去何从,还要打上问号。

  3

  食材供应B2B平台有菜关停

  5月10日,饿了么旗下食材配送B2B平台有菜由于业务调整,停止交易服务,不再支持产生新的订单。此外,有菜于5月20日正式停止运营。

  自2016年,有菜便开始拓展C端零售业务、寻求线上生鲜平台合作、抓住团餐、企业购客户需求等数次业务转型尝试,但最终还是走到了关停的命运岔口。根本原因在于生鲜B2B赛道低毛利高投入的商业模式下,企业所承担的资金压力和运营风险大。一旦融资中断或资金链断裂,运营就难以为继。

  生鲜配送生意本质上又是一块难啃的骨头。除了要在仓储、采购、分拣、配送环节等一系列环节进行重资产投资外,还需要逐步建立分销体系和加大保鲜技术投入。有菜的关停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行业性质导致,但很大程度上也在于对手环伺,竞争激烈。美团快驴、美菜、橙心优选旗下的“橙批发”以及阿里投资的“菜划算”都是强有力的生鲜配送玩家。在这场长线消耗战中,有菜的运营及资金实力跟不上,只能黯然离场。

  4

  大商正式退出郑州市场

  7月29日,大商新玛特郑州国贸总店被法院贴出限七日撤离的公告,不同于此前金博大店、紫荆山店的关停,国贸总店的撤离意味着大商集团再一次败走郑州,正式退出郑州市场。

  入驻郑州16年,从金博大店到紫荆山店再到国贸店,大商的连续闭店同时引发了外界的信任危机。去年疫情期间无序的涨价直接消费了本地消费者对大商积攒了十多年的口碑和忠诚度。

  大商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收场主要由多方原因造成。其一不断上涨的租金和越来越严峻的市场环境下的部分门店入不敷出,经营状况不佳;其二管理层人员大面积流失且未得到有效补充、品牌撤柜与各利益方关系紧张;其三内部运营思维老化,粗放式的经营思维模式以及租金拖欠问题导致运营效率低下,直至闭店。

  5

  欧尚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4月8日,在2021联商网大会上,大润发CEO林小海表示:“大润发正在逐步进行全国门店改造,并将欧尚品牌逐步更名为大润发。5-6月,欧尚中国多家门店门头正式更换为大润发门头。

  欧尚的更名意味着在中国市场的品牌消失和彻底退出。至于欧尚更名的原因主要在于阿里收购其母公司高鑫零售之后,对两大商超品牌的一个整合。严谨一点来说,欧尚退出中国市场可以追溯到2020年的10月19日,当时欧尚将其所持有的中国子公司高鑫零售的股份作价约36亿美元出售给了阿里。

  至此,外资零售商超撤场名单再次迎来更新。继家乐福、乐购、麦德龙之后,欧尚最终也是选择了套现撤场。近年来, 多家外资品牌退出中国市场,本土品牌也在面临经营危机,整个零售商超格局正加速进入洗牌期。

  6

  同程生活破产倒闭

  7月8日,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原同程生活所属公司)发布公告宣布破产。公告称,同程生活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故公司决定申请破产。

  同程生活的破产倒闭是2021年社区团购赛道第一大破产案。作为最早入局社区团购的老玩家,同程生活主要采用“上游规模化源头直采+下游社区自提”的模式以生鲜非标品切入下沉市场,其估值曾一度达成65亿。然而在社区团购这个拼资本、拼补贴的赛道,具有先行优势的同程生活却在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之下逐渐被边缘化。

  同程生活的倒下意味着社区团购开始“清场”。市场监管的趋严和激烈的外部市场竞争只是同程生活的破产倒闭的影响因素之一,内部经营管理问题以及商业模式弊端或许才是同程生活倒闭的主因。

  7

  呆萝卜彻底关停

  10月20日,在“呆萝卜”APP首页,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停止营业的公告》。公告称,由于最终没能引入重整投资人,公司难以为继,即日起停止营业。同时旗下运营的“呆萝卜APP”停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各线下门店停止营业。

  几经沉浮,呆萝卜从2019年第一次资金链断裂苟延残喘至2021年因经营困局难解最终溃败死亡。作为一家区域性的生鲜电商,呆萝卜的运营模式、产品品类和配送服务体验相对一般,并未形成明显的市场竞争,无法吸引资本目光。此外,由于之前呆萝卜出现巨额亏损,投资方对后续投资也会更为谨慎。自身无法盈利,同时外部输血无望,呆萝卜彻底关停实属正常。

  从小玩家呆萝卜的败退联想到生鲜电商巨头,已经上市的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至今无法盈利造血,整个生鲜零售市场依无论是小玩家还是大巨头都似乎愿意牺牲短期利润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了,有人倒下了,有人还在彳亍前行。

  8

  云南喜玛特超市宣布停止运营

  8月23日,云南喜玛特商业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并关闭现有的15家超市门店,子公司、DC物流中心终止营业。公告称,受疫情影响,公司经营艰难,管理团队拼尽全力,但仍无法拯救公司,近期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停止供货,直接导致现在企业经营现金流断裂。

  作为西南区域零售的代表之一,喜玛特超市的关闭说明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中小超市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面对经济下行、疫情冲击、社区团购的市场挤压以及供应商账期的缩短等问题,大型商超还通过选择业态转型、提高营收净利增速等方向来应对,而像喜玛特这样体量小、融资能力有限的中小超市却只能关店待卖,等待命运的斩刀。

  9

  海底捞宣布关停300家店

  11月5日,海底捞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其中部分门店将暂时休整、择机重开,休整周期最长不超过两年。

  从几年前的持续扩张到如今大规模缩减门店,海底捞自上市以来首次实施门店关停计划。大规模关店的原因也十分简单:疯狂扩张背后,各级门店经营状况各不相同,尤其是三线城市门店由于选址不佳直接拉低了海底捞整体翻台率。此外,疫情冲击导致部分门店业绩低迷,各路明星品牌火锅也纷纷前来搅局,试图抢夺市场份额。

  除了大规模的门店关停,海底捞6月市值蒸发近2500亿港元、毛肚缺斤少两、食品安全问题等负面消息频繁登上热搜导致口碑下滑。内忧外患之下,海底捞开始不断开发快餐品类副牌,甚至开始卖奶茶和火锅底料。跌落神坛的海底捞未来是否还能被“捞”起来,还有待时间验证。

  10

  狗不理包子退出北京市场

  3月29日,狗不理包子正式退出北京市场餐饮业。作为曾经的包子界领军品牌,在2020年经历王府井店的“差评”风波之后,狗不理开始了线下门店的收缩,直至北京最后一家狗不理门店的停业。

  在业界看来,狗不理餐饮业务的萎缩主要在于常年来的故步自封导致与消费市场脱节,产品口味和门店装修已经抓不住年轻消费主力人群的需求。消费群体出现断代,新一代消费者对狗不理这样一个老字号品牌已经缺乏认可度。

  和大多数老字号品牌所面临的的窘境一样,狗不理长期以餐饮业态为经营重心,错过了线上化转型的最佳时刻,导致目前业务收缩,市场份额不断缩减。

  另外,狗不理本身还有一个致命问题就是:长期的高价低质已经严重透支了其品牌力和口碑,导致无形品牌资产长期持续流失。如今退出北京市场,仅作为天津的标签式特色食品,狗不理或许是时候自省并拿出行动力来摆脱困局了。

责任编辑:中国商业联合会
关注中商联
友情链接